陆慎行-

你好,我是陆慎行。
很高兴认识你。

我他妈的真的一个爆哭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从RNG昨天两连败VIT和C9再到小组第一八强出现的我真的觉得粉丝不容易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提心吊胆上了一晚上自习

路还远啊软泥怪们加油啊!!!!

加油啊!!!!不管输还是赢我一直都在你们身边!

遭了,是心动的感觉。

K3-陆慎行

◎性转K3

◎注意避雷

◎短打




浅灰色长卷发束成高马尾随着走动频率在身后摇晃,无视校规将长至膝盖的校服群剪短十公分衬得双腿修长。走进厕所拉开最后一个隔间的门,上下打量确认干净才侧身进入。



掏出镜子拿出衣带里的口红慢条斯理补妆,不多时,嬉笑声夹杂着哭叫一阵阵传入耳内令人心烦。确认妆容无误拉开隔间门双手抱胸看着正在嘻嘻哈哈对着躺在地上抽泣的女孩拍照的一群人,扫几眼躺在地上的人发现是自己傻得冒泡的同桌。心头无名火起,整理好校服开口。



“好玩吗。”



弯腰把地上的人扶起来,短靴在干净锃亮的地上踩出清脆声响,不容对方有反应的机会抬腿一脚狠狠踹在领头那人小腹上。扭扭手腕扫视一圈想要冲上来的其他人,抬脚踩在躺地上捂着肚子那人的肩膀上挑眉朝其他人勾勾手,见其他人不敢动作喉间发出一丝嘲讽笑声。弯腰从她手里拿过手机,抓住另一只手用力按上指纹解锁打开屏幕删掉照片。确认其他人手机中没有照片过后将手中手机甩在那人因气急败坏而扭曲的脸上,起身拍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开口。



“道歉。”

K3-陆慎行

◎鱼水氧气

◎灵感来自《水星记》

“你知道什么是洛希极限吗。”


优雅又不失格调的宴会是长辈们明争暗斗的地方,那么酒吧,就是年轻人谈生意的最佳场所。


裁剪合身的西装贴合,勾勒出修长身形。桃眸微眯舌尖抵住唇齿轻轻出了口气,肌肉放松整个人陷入柔软沙发中。劲爆的音乐似乎要将耳膜炸破,晦暗不清的灯光扫到脸上又转瞬消失,为本就不平乏的空气添了层暧昧。换上平素里对待生意伙伴的笑容,伸手拿起方杯轻抿一口。


“哟,三哥是不是好事将临啊,戒指都戴上了。”


说是谈生意,也不过是自个儿做东请合作伙伴过来聊天,关系好了不免要被调侃。扭头看一眼身边从头到尾都没有出过声的人,飞快扫一眼他中指上套的戒指。


有四颗钻。


心中一乱一时找不到什么说辞辩驳,见身边人依旧不声不响盯着远处,定了定神拿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眼尖看见有人拿着酒杯朝身边这人走过来,先一步站起来拿过方杯朝走过来的人举杯,面带笑意寒暄几句将杯中酒喝完。


酒过三巡,神智被酒精腐蚀得混沌不清,倚在沙发上勉强保持清醒,半阖眼眸感受胃里翻江倒海。睁眼看见有人半醉不醉拿着酒杯过来,半挣扎站起来辨认自己的酒杯。有力手臂突然揽住自个儿腰肢,上半身靠入温暖怀抱,拿到半空的酒杯被人拿走与另一人碰杯。大脑当机无法运作呆滞看着人侧脸,少年模样仿佛慢动作电影般一帧一帧掠过与眼前侧脸重合,喉头微动差点喊出那个尘封已久的昵称。


“波…”
“我先回去了,他还在家等我。”


还未出口的话被打断,听到的内容却让人有些难以置信。后退几步再次回到沙发上看着人背影,捏着酒杯的手微微颤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眼前一片模糊,应激反应过度干呕几下想笑又笑不出来只能让情绪在体内爆炸。伸手抓过刚开盖的酒瓶有些粗暴将瓶口塞进嘴里,使劲吞咽冰凉液体滑入胃中变得火热,身子前倾跪在地上。昂贵西装被酒水浸湿,知道自己狼狈却无暇顾及。


“洛希极限,意指天文学上两个天体互相以引力牵制的最短距离。再靠近,其中一个天体就会粉粹。”


那么近,却再也不能近。

失恋三十三天

对不起我最近非常非常pick卜凡…

melon:

白大褂版李洋


试水,可能写的长一点。


校服车没有白大褂车会有


↑我怕翻


走链接: https://shimo.im/docs/MgY3Pq8zsusjY8ZF


补档一: https://shimo.im/docs/BODYPiRSGqcdlXnS
解封失败我又得走链接qwq

陆慎行-k3


微风带走夏日的热气,夕阳将万物染成金色。抬手在日历对应的日期上写下“第23天”,将手中糖果挤进嘴里,冰凉触感冲散脑中燥热。

下课铃声响起,教室里的同学陆陆续续离开,习惯性拒绝好友的邀约将书包甩上肩膀朝另一个方向走去。隔壁班教室门窗紧闭,装作无意扫过熟悉的座位却被满目粉红刺了眼。平时代表甜腻的粉红色此刻像一滴苦味剂滴入大脑,心中一涩攥紧手中薄荷糖快速离开。

大口吸气试图平复心情骂骂咧咧往校外走,伸手在书包里摸索发现手机落在抽屉里了脚步一顿转身往教室跑去。匆匆取完手机余光瞧见一抹红色身影,硬着头皮打了招呼却被人伸手拦下。下意识后退几步身体贴墙,虎牙磕在下唇打破尴尬的气氛开口。

“有什么事吗k2同学。”

“今天的糖呢。”

心尖一颤有些慌乱在身上摸索始终摸不到那颗小小的薄荷糖,脑子一热作死技能迅速回满抬眸同人对视在人有些惊愕的眼神中吻住人唇瓣趁人愣神之际快速跑开。

“今天的糖。”

陆慎行

窗外的鸣蝉吵得人心烦意乱,数学老师在讲台上喋喋不休。身上披着校服趴在课桌上补眠,桌肚里手机震动几下探手拿出来表情在看到信息的一瞬间变得戏谑。

猫着腰从教室后门出去加快步伐来到平时被自己当做学校"大门"进出的围墙边。后退几步助跑一脚踏上墙面使力单手撑在墙头整个身子侧翻出去稳稳落地。

抬头看到不远处拎着棍子眼神不善的一群混混,拍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喉间发出一声嗤笑。

"一群杂碎。"